光阴虚过

免使光阴虚过

【key少】沉沦2.A Pak-keyX乐少锋 使徒行者2同人

前文请戳沉沦1,结局请戳沉沦3.A

2.A(Pak-key哥没有在车祸里丧生)

这个A面是应群里 @天目心_C 写的,给她一个好结局

 

Pakkey挣扎着从噩梦里醒过来,“乐仔!”,双眼猛地睁开,看见的却不是朝思暮想的青年面孔,而是多年前有过生死交情的朋友沈助,无怪乎自己那么重的伤,仍然能够从鬼门关回来看见这个老朋友。

沈助站在病床一边,惊讶地看着这位病患又哭又笑,内心惊疑不定,不明白好友发什么疯。

“Pakkey,你的那位小朋友已经回到香港了。你现在身体刚刚恢复好转,有什么要做的暂且等你好了再谈。”

“沈助,谢谢你,好兄弟我没看错。咳咳……你帮我看住乐仔……乐少,不要让他出什么事。”

两个人交谈结束,沈助离开病房,只剩下Pakkey一个人,清醒地意识到沈助言下之意。自泰国那场事故发生,现在已经过去半个月了,他Pakkey不是一个笨蛋,乐仔以为他已经丧生在那场车祸里,那他就不去打扰他,反而要尽快好起来,重新将他安全地保护在自己身边。

香港福和社团这边,覃欢喜看着眼前这个没有表情的青年,笑道:“问题就在,我信不信得过你。”

气氛变得有点凝重,乐少一字一句,“Pakkey哥的恩人就是我的恩人”,顿地有声。

覃欢喜的笑容变得真挚起来,不禁暗叹Pakkey真的好会识人,乐少也是把他大哥的讲义气学到十分。离开覃欢喜的房间后,乐少前去找挞Q一起去完成接洪爷的任务。

挞Q问他:“乐少,你怎么了,怎么一副伤心的表情?”,挞Q人虽然有点脱线,但为人细心。他发现乐少不像之前无论他说什么或做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熟悉的冷淡从面前这个青年的脸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不知从何而来的难过和无所适从。只有乐少自己才知道那是因为他又一次清醒地认识到Pakkey哥是真的不在了,要到哪里去寻回昔日的大哥。他开始回忆大哥出事那天,那个人还好心情地请他去吃烧烤,“来,我们BBQ庆祝,过来”。

然而都是幻影,所有的一切从最开始就是虚假的,连他自己不也都是阴差阳错吗,但BBQ的约他真的好想完成,多么期待Pakkey哥能够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难道关二爷保佑都是假的吗?乐少脑子里一抽一抽的,现实与幻想不断冲击着他,思维散发间,想起了大佬那句“如果真的有卧底,我希望就是你……我信佛的”。脑海里变得空荡荡的,无比清明,只有大哥这句话回响在其间,揉捏着青年柔软的心。他乐少锋一定不会让大哥失望,再也不允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卧底的事情他要做好,大哥最后的话他也一定会奉行到底。这样的话,午夜梦回间,能不能偶尔与他有相见的那一刻,循着心痛快地释放自己所有的思念与不能言说的情感。

与香港距离着千山万水的瑞士,Pakkey终于能够站起来了,他望着窗外的天空,云朵懒懒地挂在上面,自己却好像看见了许久不见面的乐仔,云朵渐渐变幻成了那张棱角分明的面容,多么想问问,“此刻的你,同样在思念着我吗?”,马上又醒悟过来,青年不知道自己还活在这个隔着生与死的地方。什么时候,自己能循着他的心,重新握住那个令他想念的人呢?明明自己的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沈助却还坚持让他多多修养。本来是想尽快出院,却被一句“不要令那个小朋友日后担忧”给说服,乖乖地躺回床上,做一个听话的病号。

沈助一进入病房,就看到昔日的泰国大佬站在窗边沉思想念他的小朋友,不禁失笑。

“Pakkey,出院手续已办好。可以离开了。”,犹如惊雷的一句话将Pakkey唤醒。但这样子的他又要如何出现在乐少面前?

2017/10/5 14:15


评论(6)

热度(19)

©光阴虚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