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虚过

免使光阴虚过

【key少】沉沦2.B Pak-keyX乐少锋 使徒行者2同人

前文请戳沉沦1,结局请戳3.B

2.B(Pakkey死亡结局)

      “大佬——大佬!”乐少锋撕心裂肺的呼唤让Pakkey醒转过来,他明白自己已是强弩之末,连伸手想碰碰这个濒临崩溃的青年的力气也拿不出来。

      “我叫你信我,你没信错……不过你记住,你以后仍然要相信义气”乐少在惊惶中,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听大哥讲话。他也估不到Pakkey哥最后一句“不是信关二……”,连一个“爷”字也没能够吐露出口,曾经带给他无数温暖回忆的手垂落在地,再也不会搭在他的肩膀上给他力量。四周静悄悄的,连风也不起一丝,好似荒芜的心。因为一路狂奔而产生的满头汗,湿漉漉的,发丝耷拉在额顶,也不再会有人温柔坚定地说:“擦干,免得头痛。”所有的一切,从香港到泰国,这一刻,尘埃落定。

       卓凯和郑淑梅再次见到乐少锋,依旧是印象中的那样,比从前更添了一份沉着,好似那个往生的人。

       一行人返回香港,乐少按照卓凯的吩咐救了面临暴露危险的郑淑梅,顺势进入了覃欢喜的福和社团。

       在这个陌生的社团里,话事人是他的“仇人”,而自己也有了第二个“大佬”。原来乐少锋这个人不是非“Pak-key”做大哥不可的。他望着眼前这个嘻嘻哈哈没个正经的新大哥挞Q笑了,自己的的确确,走出了那个阴霾了,对吗?

       没有星星的夜里,黑黢黢的,这是噩梦中醒过来的乐少第一个想法,多么残忍,自己又从那个梦里惊醒,心里却掺杂着不忿。为什么,自己就是忘不掉那个人,明明就已经有新大佬了!为什么还是不能放过自己!痛苦与失眠啮咬着他的心,神经隐隐作痛,自己是一个失败的卧底!

       日子就在这样的循环里飞快地过去了,乐少周旋在炮仗和覃欢喜的争斗之间,还要时不时地帮助这个新的傻“大哥”,替他解围,纾解他追女神的疑惑。

       终于,炮仗受不了覃欢喜的存在,这几日找到乐少,要他同炮仗干事业,做掉覃欢喜。乐少看透两人争斗的本质,始终不表明归属炮仗手下的态度。这天夜里,乐少亲眼见到炮仗的两个手下要将覃欢喜拿刀做掉,没有一丝犹豫,他冲了进去,放倒其中一个,迎战另一个的时候却不慎被砍中右肩和前胸,血从身体里涌了出来,被黑色衫给濡湿了。炮仗的手下眼见杀掉覃欢喜的最佳机会没了,便马上逃走了。被乐少锋护住的覃欢喜见到他流血不止的样子,连忙上前扶住他,叠声问道“怎么样—怎么样,你挺住—你挺住!没事的,没事的”。

       乐少被覃欢喜带上车,向着医院急速驶去。无力的乐少觉得自己好似明白了当初躺在地上的Pakkey哥的感受,他不禁想笑,原来自己始终忘不了Pakkey哥,他就好像根深蒂固地驻扎在他的记忆里,驱逐不掉。“讲义气”是吗?又想起了在社团里听过的欢喜哥老婆的事情。覃欢喜现在这么着急,是不是也想到了当初阿嫂被人砍伤,血流而亡的往事。

       正在开车的覃欢喜通过车上的镜子望见乐少失神的样子,出声唤他。乐少回过神来,心中充满了愤怒,过往压在心中的一连串的质问被释放了出来。覃欢喜见状便解释了自己的当初的想法和作为。乐少没有再与覃欢喜说什么话,只静静等待伤好,却没有料到挞Q被炮仗一伙人给骗去利用。“讲义气”这三个字再次使得乐少坐到覃欢喜面前,保住了挞Q一条命。

       又是一个没有星星的夜晚,只有呼吸声在黑暗的室内被倾听,乐少梦到了Pakkey,不是从前的噩梦。他躺在床上,泪光在眼眶里闪烁,那个吻仿佛还热烫着印在唇上,自己怎么会梦到这样的场景,还是说,这个吻曾经就发生在现实中,只是自己忘记了。

       这样的猜想令得乐少一惊,过往忽略的细节呼啸袭来,原来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吗?Pakkey哥……你究竟隐藏了什么?

2017/10/6 15:13


我要精分了!!!我为什么要写两个方向,笑着流泪.jpg

我好想疯狂OOC!丢掉节操,怎么快乐怎么写,长叹一口气……

评论(3)

热度(12)

©光阴虚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