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虚过

免使光阴虚过

【Key少】入戏太深(2)

演员au,前情请戳1,更新3


Pak Key通过经纪人放出消息邀请各路媒体参加这次绯闻的记者发布会,正大光明地讲清楚今次绯闻的真实情况。闻风而来的记者们很快将会场填满,热切期待男主角出现。

与乐少通话结束之后的Pak Key终于下定决心,并展现了自己超绝的行动力,联系媒体,要将绯闻事件对青年的影响降到最低。

镜子里的男人理了理领口,眼睛里面透露出来的自信沉着令得整个人气质卓然,尽显岁月沉淀留下的魅力,Pak Key踩着时间,步出后台,前往会场上的中心主角位置。

甫一看见这位近日头条锁定的男人,咔擦咔嚓的声音便接连响起,所有与会的记者都双眼灼热,恨不得大新闻立马从他身上自己跳出来。

在台上坐定的Pak Key眼见这一群“妖魔鬼怪”,不禁更加庆幸自己接下来的决定,他没有选择马上开口,而是以眼神确认了这群记者背后站着的媒体,目前看来X周刊、Y杂志、Z报都跟进了这条线。

“首先我想声明的是这次绯闻事件对我和乐少锋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我同乐仔是朋友,他那日晚是去拳馆打拳,不慎受伤,Eve姐呢,便在群组上PO了这条信息,我去探望他,时间太晚,我便将他送回住处。以上就是全部经过,希望媒体不要再制作相关的谣言,实在有损我同他的情义。”

话音才落,便有记者大声开呛,直言太声明官方,Pak Key不敢说真话。男人一张脸正气凛然,不改颜色,依旧是那么平稳的声音回复,“事情的真相难道你比我更清楚?恐怕这位不是记者而是神探。”

刚才还神气活现的记者,讷讷半晌,说不出话来反驳他,只能挫败地坐了下去。其他记者见此情形,发言也开始斟酌起来。

“Pak Key哥请问你和乐少锋的关系是从一同拍戏开始的吗?二位杀青之后仍如同剧中关系吗?”

“我同乐少的确是结缘自片场,导演一开始只给了我和他很简单的角色介绍,剧本还只有一个大概草稿。我俩在片场初次见面后,一见如故,再加上角色的关系,便一起讨论,丰满彼此人物形象。通过这些交流,我俩关系变得更好,还做了彼此角色的编剧。正是这样扎实的基础,我和他的感情才会继续到这出戏之外。”

后台,听大哥的话呆在此处的乐少锋听到Pak Key的发言不禁愣住了,原来他们两人之间有这么多的话可以说,有那么多故事可以谈起。情感早早地落下一粒种子,随时机疯长,从戏外到戏中,再双倍地延伸到戏外的真实世界中……

他还记得那场Pak Key哥因为自己想暗中解决掉“覃欢喜”而第一次打了“他”的戏,由于始终把握不好面对“大佬”的情绪,再加上台词老是记错,独自在片场生闷气,只有Pak Key哥发现了他的异常。

“乐少,这场戏你其实是一心为大佬着想的,覃欢喜这个角色的存在从一定程度讲确实伤害了Pak Key。这个时候你就是这个角色,想象一下,你为着Pak Key的长远利益,不惜做出阳奉阴违的事情。但是你的大哥反而因为你的忠心耿耿打了你,而且这个打是表达情感递进式的打,首先一耳光是想打醒此时口不择言的你,再后来一个窝心踹是因为,既生气你不听话胡闹又不去好好理解大哥的道义。他是一心为了你好,先打醒你再好好给你讲道理。你觉得清醒过来的乐少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听了男人颇有道理的分析后,乐少心里终于搞懂这场戏该如何去演了。

“乐少,我同你都记了对方的台词,为了巩固你刚才的学习,现在你是Pak Key,我是乐少,就对说戏这一段剧情。”

“Pak Key哥你让我打你,我可下不了手啊!”乐少马上反应过来,内心压抑不住的感动迸发出来,在四肢肺腑里流淌,大哥对自己真的是很好,很体贴。

青年和男人就在这寂静无人来打扰的地方开始这段即兴“家暴”。欢乐的笑声在这个小角落传出,连天空也仿佛被这份喜悦感染,绯红色的霞光一道一道的,格外绮丽。

 

(关于剧本那些啥的我都是编的,说是娱乐圈au其实是我uc震惊部的au哈哈哈,切勿当真,欢迎真 编导专业指正)


热度(7)

©光阴虚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