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虚过

免使光阴虚过

【乐P】心有所属(第一折)

楔子

“相认”结束后的乐少锋索性拉着Pak Key离开了公司,两个人就肩并着肩走在熟悉的街道上,用最原始的出行工具回忆最开始的相识,走着走着竟然看见了以前二人常去的那家篮球馆,相视一笑,正准备进去一对一来场热身,却被突如其来的危险波及,笑容从脸上收起,乐少锋转过脸去看Pak Key,只见他几个快步站到了自己的前方,篮球馆内冲出来的一帮混混见两个人面上如临大敌,什么话也没说,直接拿着砍刀、各式棍棒就冲向两人。

乐少锋只来得及对Pak Key说出一句“小心”,便被这些人给围住了,乐少此时只能够专心对付这些烦人的家伙,那一边也是同样的状况,如此情形下,两人仍努力减少围困彼此的障碍,一心想要靠近对方,终于,在两个人的身手下,混混们有一半倒在地上唉唉叫唤,他们自己也不轻松,直喘气,体力经过这么几下耗损很快。兴许是见很能打的两人露出了疲态,剩下的混混朝另一个使了一个眼色,尖利的刀锋看似向着Pak Key而去,实则想击中的人选是乐少锋,电光火石之间,Pak Key挡下了这一刀,鲜红的血液很快地流出,从伤口冒出来,出血量由于混混切中要害有点多,男人在乐少的搀扶下有点晕眩。

不远处赶过来的混混们的真正对手带着警|察将那些人带走,乐少锋将Pak Key从自己的手上交给了随行而来的医护人员。

Pak Key被送进了急救室,乐少锋一个人坐在外面的长椅,担忧与自责啃啮着他的心,原本重逢的喜悦也染上了一层阴翳。待医生走出急救室,少年忙迎上去,听得一声平安后,他急忙赶往Pak Key的病房,却看见男人正从床上坐起来,少年快步上前阻止了男人的动作。

“Pak Key哥,你别动,有什么我来!是我没用,害你受伤了。”

“乐仔,你不用自责,做大哥的怎么能让你受伤,肯定是我来护着你。”

听到这番话,乐少锋再也忍不住内心深处泛上来的泪意,薄薄的水雾笼罩了他的双眼,配合略略下垂的眼尾,轻而易举地勾起了Pak Key对他的怜爱之情,真的是一个小孩啊,不对,已经长成一个大男生了,面对自己怎么还是这么真情流露,因为自己护着他受了伤,便这副伤心感动的样子,也不知道以后会便宜了哪一个女孩。

想到这里,看着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了下去,Pak Key柔声催促乐少锋快点回家,好好休息,明天再来探望自己,乐少此时是言听计从,就怕哪让男人不舒坦了,心里虽想着留下来陪着他,但还是明白自己要是不乖乖回家,大哥一定会不开心,不开心的话,伤口就好得慢了。Pak Key在床上坐直了身子目送乐少锋依依不舍地离开了病房,终于放心地躺了下去,没过多久,便安然地睡着了。

跌宕起伏的一天就这么结束了,乐少躺在柔软的床上,满脑子仍然是久别重逢后的悲喜交加与那一张两年间勾勒过不知道多少遍的面庞。睡意依旧没有来袭,他索性起身,来到书桌前,拉开一旁的抽屉,取出压在最下面的画册,翻到第一页,黑色马克笔写着的字依稀是“相遇的第一眼”,那个轮廓是两年不曾变过,只是更显坚毅的Pak Key。

时光倒流回乐少锋的16岁,夏日炎炎,阳光洒满了整个H城中心,刚刚结束篮球队训练的少年带着满头大汗踏进家门,正拿着帕子抹去额头缓缓滑落的汗珠,一抬眼,却看见一个男人的背影,他在和父亲道谢,窗外的光线投射在他身旁,融合得刚刚好。

少年一步一步靠近还在说话的男人,从自己的角度看去,大概是紧张的汗水打湿了陌生男人的后背,隐约可见流畅的肌肉线条,仿佛可以想见汗珠随着颈部、脊背,最终滑入诱人犯罪的臀部。本来已经快要揩干净的汗水由于紧张又一层一层占领了额头,少年禁不住开始担心自己身上有没有汗臭味了,但也不想放过认识男人的机会。

正在这个时候,乐父开口给少年介绍,“Pak Key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小儿子,这不刚打完篮球回来,一身汗。小乐,叫Pak Key哥。”

乐少锋终于看清了男人的五官,不算好看,组合在一起却有一种奇异的魔力,眉毛、眼睛、鼻子、耳朵、嘴巴统统都是自己钟意的样子,他想摸一摸自己的胸口,证实一下心脏的跳动是不是太快了,感觉快要呼吸不过来。

“Pak Key……哥”少年一边叫着男人的名字,一边头越来越低,他觉得自己可能有点病了,为什么突然又感到好害羞,男人会不会觉得自己很幼稚?这样一想,他又很快地把头抬起来,一头撞进了正看着他的男人的眼睛里,原来被自己关注的人关注是这样的感觉啊。

心里是甜甜的热牛奶咕噜咕噜地冒着泡。

Pak Key看着面前害羞的少年突然将头抬了起来,不禁暗叹小朋友长得真俊,尤其是眉眼,英气勃勃,还爱打篮球,青春期少女最爱的一款啊。

“小乐长得挺帅啊!大哥我也会打篮球,什么时候可以约着打一场”和这样青春洋溢的少年一块自己也会变得年轻起来吧,丝毫不知道自己主动撩拨了少年的Pak Key这样想道。

乐少锋开心得不知道怎么得体地回复邀约了自己的新鲜出炉的“大哥”,僵硬地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便飞也似的逃回了自己的房间去冲凉。

花洒里喷涌而出的热水让少年本就羞窘的通红脸庞更加的灼热,乐少锋自己也觉得可能是“发烧”了,不然怎么会变得这么奇奇怪怪。他又想起了还呆在家里的Pak Key,啊,糟了,少年快速冲洗了一下身体,连忙换上新衣服,跑出房间,逢人便,问道“今天来的那一位郑先生还在吗?”在得到否定的回答之后,少年闪亮的大眼睛忽地就失去了七分光彩,原来他就这么走了啊,为什么不留下一起吃饭。

乐少锋难过地迈回自己的房门,不过一会儿,又开始期待起男人和他约定好的两人打篮球。不过这个时候他还有件事可以做,乐少拿出自己的画册,幸福地回想起傍晚遇见男人时候的所有细节,他要把所有记得的都记录下来,永驻此刻。

 

 

预备写Pakkey“那两扇蝴蝶骨好像要翩翩飞走”,网上搜了搜蝴蝶骨专指女性好看的背部,男的没这个说法,虽然我也觉得蝴蝶骨分外性感,引诱人想摸~但还是没敢写进去

这是我一天之内更新最多的一次了,这一篇2300字,加上楔子的话3000左右,希望自己越来越进步!

热度(9)

©光阴虚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