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虚过

免使光阴虚过

【key少】神话·情话

      乐少锋躺在地上,半合了眼睛,目光朝着无云的天空,黄沙因为刚才的激烈打斗在半空中飞舞着,有的已经跌落在地,和地面上的血迹融在了一起,分辨不出。偌大的荒地,只剩下他一个生命体,魏德信一行人早就走远了,自己也快要去见哥哥了吧。血液还在从身体里流出,只没有了一开始的汹涌,他整个人陷入失重一般的轻飘飘起来,抑制不住地想起了Pak Key,他在泰国,吉运帮的日子还好过吗?

      在浴血的青年半闭了的眼睛快要全部阖上之时,他思念着的人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取代了一望无垠的天空与漫天的沙土,真让人舍不得就此合了双眼,多希望时间再多停留一刻,有一句话想要说出来太久,太久,但失血过多的身体还是让他的意识回到了一片空白。

      Pak Key没有办法形容他暌违数月之后再次见到乐少锋的感觉,青年倒在一片血泊之中,全数是一个人的血,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多,衬得青年更加瘦削。青年不过是离开了他,怎么就让日子过成了这样的糊涂,是他亲眼看着青年的身体如何抽条蹿高,如何锻炼强健的体魄,如何培养出这打斗中的爆发力。难道就是因为这些才让他抛下了自己,单枪匹马,一意孤行地去报仇?

      不愿意再细想下去,估摸着病床上的乐少锋应该快要醒了,Pak Key快步赶回了房间。

      硬生生从鬼门关抢回一条命的青年安静地卧在白色的床上,消瘦的身体被洁净的床单盖住,仍然是被死神关照着的样子。乐少锋眨了眨酸涩的眼睛,抿了抿干裂的嘴唇,终于确认自己没有一睡不醒,心思转了好几转,漫想着当初经历车祸被紧急送往医院的Pak Key醒过来以后是不是也是这样的。

      青年再次闭上了眼睛,眼睫毛的掩映之下是一滴悄然滑落的水珠,在心底嘲讽地笑了,那个男人根本不会想要原谅他的。突然被按响的病房门把手打断了他的沉思,青年的双眼睁大紧盯着门口,锁芯终于转动完毕,门被拉开了一道缝隙,进来的人是谁?

      来人身着一身白色,脖颈上挂着专业的医疗器械,手持着病例报告,是医生。

      门口的缝被敞得更开,又进来了一个男人,赫然是床上青年思念着的对象,乐少锋凝视着朝自己走来的男人,终于确认瞳孔中倒映出来的人就是Pak Key,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又咽了下去。

      Pak Key的眼神一直没有离开乐少锋,他想知道青年到底想对他说什么,救他命的那一天,他的眼睛里有释然,有难过,更多的他看不懂,他要青年亲口告诉他。

      他究竟明不明白,乐少锋的命,是他Pak Key救的,救了一次,救了两次。

      郑弼奇珍重乐少锋,他自己不惜命,他却不允许。

      凭什么你不要命,偏又那么保护我,覃欢喜那次危机苦苦阻拦,不惜被教训一顿。

      青年贪婪地注视着男人,他恢复得是那样好,日子想必过得不错,又转念一想,他是不是已经找到了新的得力助手代替他的位置,毕竟自己一声不吭就背弃了他。

      医生在检查了病人情况之后便离开了房间,室内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没有人先开口。

      Pak Key先移开了视线,隔着一层透明玻璃窗望向了天空,他和乐少之间也有着一道看不开的壁障。既然他们都找回了活着的彼此,为什么不可以好好沟通一下。

      “你还记得我们一起看的《神雕侠侣》吗?杨过等了小龙女16年。”

      乐少锋脑子里的记忆很快被找了出来,两个男人很少看电视剧,那一天点开电视正好放着95版本的《神雕侠侣》,杨过跳下绝情谷本是万念俱灰,却在谷底发现了刻有字迹的玉蜂,于是潜入潭水寻找小龙女,一对有情人跨越了16年的光阴终于相逢。

      他还记得自己夸赞了龙过二人的外貌和演技,Pak Key在一旁笑着摇头,开口教育他:“你啊,看个电视剧就看表面。”

      小龙女和杨过因为种种巧合,本是一对爱侣却被整整拆散了16年之久,他们中间横亘着的是师徒的伦理规范,但生死乃大事,那么长久的时间将所有都磨灭掉,只剩下不变的爱。

      “Pak Key哥我……当初你车祸重伤,我却直接背弃你离开了泰国,回了香港,你……”

      “我现在已经知道那个时候你是要去报你哥哥的仇,而且,我车祸是你送我去医院,日夜不休,等了我三天,确认生命安全才离开的。”

      “我从来没有怪过你什么,我只恨你不爱惜自己的生命,你看重我的身体,那你呢?”

      乐少锋被Pak Key给说得低下了头,他知道自己做错了很多事情,比如和哥哥那么少联系,比如不重视自己的一条命,比如惹Pak Key生气了,他不应该那么鲁莽的。

      听了这番发自肺腑的话后,青年的内心被暖意给填满了,麻醉剂失效带来的疼痛也被抵掉,几乎忍不住自己快要决堤的泪意,哽咽着说出了那天生死一线之时想对Pak Key说出的最后一句话:“你还要我吗?

      短短五个字,泪水慢一步跌落,滴洒到了Pak Key握着乐少锋的手上,宽大的手掌很能给人以安全感,少年人便是在这双带着薄茧的手的护佑下成长起来的。

      耳边响起男人的应答声,“我从来不曾怨过你,感情是从一而终的”

 


po主废话时间:

昨晚备战睡眠的时候想出来的一个东西,矫情画风,他还要他吗?

两个人经历了生死大劫此时都已经看开了,所以就好好地呆在一起,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吧。

杨过和小龙女的电视剧他俩居然一起看了,龙过二人16年才相见,但只要是相爱,师徒关系或者其他的阻碍两个人统统不在乎!(强推周华健和齐豫的《神话·情话》超级好听!)

就算我们都是男子那也如何,爱就是爱了,哪里来那么多的问题呢?

我爱你,你也是同样的想法,两颗心就足够了。


热度(9)

©光阴虚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