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虚过

免使光阴虚过

【Key少】人鱼·王子

(人鱼AU)关键词:一个高贵的灵魂 @天目心 ,无比感谢安徒生创造出了《海的女儿》这样的作品。

 

人鱼族准继承人,下一代的人鱼王一直非常向往着海的外面,那个花花世界,有着和他们人鱼不同的“腿”的种族——人类。

有一天,人鱼王外出寻宝,看见了一艘豪华的大船,船上的人族王子——乐少锋,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力,尽管船上有女人,但他完全看不出来那些娇滴滴的贵族少女有哪里好了,远不及他们人鱼之中善战的姑娘们。

他隔着一湾海水的距离看见小王子是如何冷漠应对那些求爱的公主们的,原来他和我一样是不喜欢他们的吗?

他看懂了小王子很喜欢搏击训练,也喜欢学习各地的语言,自己一定要和小王子交流,他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了这个长得很好看的小王子了。

想到这里,水面下,闪烁着别致光芒的银白色鱼尾不禁摆了摆,不断释放出喜爱的信息。

如果是为了他,那么舍弃这条鱼尾换来双腿,也不是很难接受。

 

小王子被父王和母后逼着上了这艘实质目的是相亲的船,他很不开心,尤其是被那些穿着繁复,礼仪周全的贵族小姐们缠着说话的时候,他现在还年轻,一心想着离开自己的国家,外出探险增长自己的见识,而不是做一个井底之蛙。

是的,王子所处的国家的知识已经被他都给学习得差不多了,按照王国内子民们的说话,小乐王子英俊挺拔,文韬武略,富贵荣华,简直就是长相好气质佳,外交小能手,一亮相一个准,没有本国少女、邻国公主不爱上他的。

因为无福消受前赴后继赶来来搭讪的姑娘们,王子选择到甲板上透气,欣赏这辽阔的大海,远处海天一线是他所追逐的“自由与未来”。

王子已经习惯了每天固定时间固定位置观海,他总是会感受到一束投射到自己身上的目光,很强烈,但意外地并不会让他厌烦,甚至隐隐地希望那个人出来和他见上一面,聊聊天。

事情并没有如王子所愿,神秘人一直没有现身。

日子就在这样平淡而又有所希冀之中过去了,直到暴风雨来袭的那一天。

 

人鱼在大海之中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对于海洋的情绪变化是最为敏锐的,Pak Key很清楚就在今日,王子所在的那片海域将会产生风暴,而他们的那艘船不足以抵抗大海的愤怒。

通过这么多天的神交,他早就在心底恋慕上了这位人类王子,不愿意他在海难之中失去年轻的生命。

他也清楚这件事着急没有用,提前安排好躁动的人鱼之后,独自一人浮到海面,观察王子所在船只的情况。

今天的王子在人鱼王的眼中依旧好看,好想上前为他抚平聚起的眉峰,甘愿为他奉献上自己的生命。

 

风暴来了。

平静的海面下是蓄势待发的巨浪,雨水自天空不断降下,很快便连成了一道雨幕,甲板上的贵族们匆忙地奔进船舱,只剩下王子孤零零地站在那儿,随时会被击倒的样子。

还不等操纵豪华游轮的船员反应过来,汹涌而至的澎湃海浪已经将船身包裹住,各色人物不分贵贱,不分男女叫嚷着救命,狼藉一片。

 

Pak Key的双眼始终注视着王子,当他见到心尖上的人被风浪给打到远离众人之时,按耐不住,银白色的鱼尾在水下急速摆动,留下了一弯弧线,终于成功地揽住了王子。

王子面色苍白,润湿了的眉目更显疏朗,往常带着微笑的嘴唇此刻抿成了一条线,水珠还沿着脸部的线条不断滑落。

人鱼王将王子贴身衣物解开,扣子乖乖地躺在一边,双手叠在一起给王子按压催吐出海水,待到大股的海水慢慢变少,看见王子仍然昏迷不醒,Pak Key终于决定给王子人鱼的亲吻来使他复苏。

两个人都意料不到彼此的初吻是在这样生死攸关的情况下发生的,时间不待人,人鱼左手垫着王子的后脑勺,低下了自己的头,温柔无比,轻轻地吻了下去,嘴唇亲密地贴到了一处,氧气从人鱼这儿传递到了王子的身体里,一次、两次,到第三次王子浓密的睫毛颤动了几下,紧闭的双眼终于有了睁开的迹象,人鱼还不想以自己的真面目相对王子,远远地看见有人朝这边走了过来,便回到了水中。

 

王子只来得及看见救命恩人的模糊面容以及阳光下,那条踱上了一层金芒的耀目鱼尾,划出了一道迷人的风景线,跃入海面,再也寻不到,一如之前暗处的神秘人。

再次陷入昏迷的王子被这片海域前来迎接他们的人给救了回去。

身体痊愈之后的王子比之前更加沉默了,更是求着父兄发出了一道寻人的王谕,里面是王子亲手描摹的画像以及寻找恩人的信息,希望知情人能够提供信息。

王子哪里知道,这偌大的王城怎么会有百姓能够认得出人鱼族的王,除非是他本人亲临,但人鱼们是没有腿的,他们中的大多数也是看不起人类的双腿的,太软弱太娇嫩了。

 

可人鱼王想拥有一双腿,可以自然地踩踏在土地上,不用畏惧旁人眼光,和他心爱的小王子说话。

他始终记得幼时族中长老提到过的海底的巫师,他有魔药可以让人鱼生出双腿,在人间行走。

人鱼王下定主意,要去巫师那儿换来魔药生出双腿,他穿梭在珊瑚礁中,避开所有的巡查,鱼尾在水中摇曳,姿态无比地优雅飘逸,正是其他人鱼梦寐以求的尾巴。

巫师面对年轻气盛,对于人类爱情一往无前的人鱼王,叹了一口气,为什么他们努力追求着人类反而想要舍弃的情感,如自己一般的人类却憧憬着人鱼们与生俱来的力量。

“你先不要急着求药,我必须警告你,人鱼拥有500年之久的寿命,而区区人类最长才不过百年,你要逆天命生出双腿,寿命更是会缩短到20年。”

“我不怕,我只想和他好好说一会儿话。”

巫师摇了摇头,放弃了接下来的劝解,从身后的架子上取出了魔药,告诉他喝下魔药之后会非常痛苦,长出不属于自己的双腿就好似受刑,脱胎换骨一样的存在。

 

人鱼王告别了巫师之后便转身来到浅水区,拿出魔药,义无反顾地喝了下去,吞噬心神一样的痛苦折磨着人鱼王,身体不堪忍受这样的痛苦,竟有道道血痕自体表绽开来,最后直接痛昏了过去。

王子看着病床上的男人,又是开心又是难过,自己终于还是找到他了,情绪大起大落下,身体刚好不久的他也伏在床边睡了过去。

傍晚的天空,自海面上看去果然和陆地的窗户看去是不一样的景致,霞辉自染了色彩的云朵后透出来,穿过精绘的窗棂,打在了仍休憩着的王子的侧脸上,温柔雅逸。

人鱼王清醒后,首先看见的便是这样的光景,双眼凝在了王子的身上,不禁看痴了。

而睡得不是很沉的王子被熟悉的目光给惊醒了,果然,救了他性命的男人和在船上偷偷注视他的人是一个。

王子眼见恩人面露羞涩,忍不住开口宽慰他:“你的身体没什么大碍,只是一些皮肉伤,我已给你用了药,很快就会好。”

“王子,我……”

话未说完,已被他说话的对象给打断,“不要称呼我为王子,直接唤我的名字就好了。”

 

许是两个人都对彼此有情,竟很快地度过了生疏期,关系更是突飞猛进。已经从最初的大名寒暄到了亲昵的称呼了。

在王宫内的侍从们看来,王子和他的救命恩人志趣相投,两个人呆在一处谈天说地,比划武艺,其乐融融,完全融不进第三个人,尤其是那日大王子来找小王子提及相亲事宜,更是被正和那位气质卓然的贵人交谈的小王子闭门不见。

一月有余,王城内的婢女们更是熟知了现在的王子的习惯,前些时日的沉默更是被这位贵人的到来给打消得一干二净。其实,婢女侍从们很是喜欢这位没有任何架子的先生的。

 

王子更是打趣他说:“现在我的那些朋友们都叛变了,全部都叫嚷着要和你做朋友。”

两人此时正切磋着呢,听到这番话,愣神了一刹那的人鱼王差一点被击中了要害部位,幸好王子及时收住了手,并揽住了对方的双臂。

“小乐,我只想和你做朋友。”Pak Key面对王子,突然抱住了惊魂未定的他。

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得任由他抱着,他们两个人不正应该这样相处下去直到永远吗?

王子被自己的想法给惊到了,“永远”是多远,人的一生这么长久吗?

原来我对于他已经想到了未来了吗?

我追求的不是自由,不是冒险,只是一个他。

 

王子终于明白过来两个人朝夕相对时那种莫名的悸动是怎么一回事了。

当他们睡在一处,陌生的像火一般燃烧着身体的冲动也可以解释了。

王子也揽住他带着微汗的身体,带着一点不确定开口问他:“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人鱼王听到心上人这样的话,好不容易换来的双腿不禁一阵酥软,转而更加坚定地站直,叠声回应,喜欢的,当然是喜欢的。

不是那么地喜欢你,怎么会舍弃了鱼尾,放弃了王位,抛弃了大海,也要来到你的身边。

这一次他们终于交换了一个清醒的真正意义上的亲吻,真心实意,全情投入。

 

通晓了彼此心意的两人相处模式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只不过,王宫内的婢女们不情愿了,他们纷纷表示王子和他的爱人太讨厌了,到处宣扬他们俩人的恩爱!

 

王国由大王子继承,小王子在父母和兄长的祝福下,心满意足地和自己的爱人结合了。

婚礼当天,参加典礼的人都表示了对他们婚姻的美好祝愿,只不过,礼成之后,现场来了一个奇怪的巫师,向着新人说了一段异国语言,咒语过后,两位男主角均感受到一阵清凉,身子变得轻盈,力量更充足了。

只有人鱼王知道巫师说了什么。

真爱的力量,诞生了一个高贵的灵魂,令所有咒语都为之颤动失效。

就这样,人类的王子和人鱼王幸福快乐地生活了下去,直到两人都变得很老很老。

-END

 

强行扣主题!写到后面感觉有点枯竭了 ,不过还是赞扬人鱼高贵的灵魂!

因为王子姓乐,我突发奇想,又一个脑洞,快乐王子,反正名字沾边。

热度(5)

©光阴虚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