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虚过

免使光阴虚过

【key少】妖异

一、纹身

 

Pak Key很清楚自己已经死了,在那场车祸之中失血过多肝脏破损不治而亡,但现在这样不人不鬼地“活”在人世间又是怎么一回事。

一开始他也是不相信的,总觉得不该是这样的,自己仍好好地活在这世上,满怀希望地再次睁开双眼,映入瞳孔中的是那熟悉的人间万象,但很快,他便颓然地发现其他人对于他的漠视,根本就没有他这个人的存在,是纯然的忽略。

仿佛人世间从来没有郑弼奇这个人来过。

直到他“复活”的第三天,一个熟悉的人终于踏进了他的里世界。

 

乐少锋,还是熟悉的黑衣,只是再没有了以往的从容意气,背影是那么的萧索,一步步离开他们共同打拼的地方,曾经属于两个人的。

Pak Key忍不住探手想拉住他,别离开自己,只是才触碰到乐少锋的衣服,灼烧灵魂的疼痛便侵入了他的脑海,折磨得他痉挛了身体,躺倒在地。

男人视线中前进的青年蓦地停住了脚步,右手挽出了一个熟悉的弧度,摩挲起刺在后背的纹身。指腹下的纹身在隐隐发烫,温度有继续升高的趋势,令他想起背上这图纹的由来。

那是在吉运帮崛起的过程中,往前,他们必须拼,必须搏,直到站上那高峰,俯瞰败寇;往后,他们早已没有了退路,锋芒毕露,只求上位。

Pak Key带着他去了当地最有名的寺庙,一个面善的僧侣接待了他们,却见他对着二人拿出了纹身图案,原来今天是每年三月的纹身节。乐少锋只听得耳边Pak Key的声音传来,这个纹身在古代是用来护佑征战沙场的勇士安全归来的,现在我只希望你能够平平安安的。

 

随着回忆的深入,纹身逐渐加温,知道Pak Key的那句话再次响彻耳边,指腹带来的感触达到了一个顶点,戛然而止。

纹身刚才加诸给身体的异样消失了,怎么会这样,这一定是什么事情的征兆,乐少锋连忙四处张望,期待着有什么奇迹发生,只见天空像块黑铁一样沉重,两边的森林密密地绿,深处似有传说中的精怪等着无知无畏的人进入。

不知名的鸟雀忽地飞出树间,扑棱棱地展翅声和怪异的叫声重叠在了一起。

“Pak Key哥——Pak Key——郑弼奇!”

回答乐少锋的只有受惊鸟雀的鸣叫,细细听起来竟像是人在哭,又有笑声掺杂在其中,很是渗人。这些小生命渐渐地飞远了,怪叫也听不太清了,又只剩下乐少锋一个人,孤另另的。

 

Pak Key感受到附着在魂体上的莫名疼痛消失了,再次充盈整个身体的是令他强大起来的力量,流淌在他的四肢百骸里,使人快慰。

他忍不住想要更多,更多。

葱葱郁郁的森林,绿色慢慢地看不见了,以男人为中心,形成了一个漩涡,有神秘图形在中间形成。

终于森林的绿完全消失了,和天空变得一样灰暗了。

Pak Key看着自己化为实体的手脚,非常满足。

现在,他还缺一颗心,只要拥有了这一样,他就可以再次站在他眼前了。

 

 

 

😷神展开了,和我一开始想的不一样了,先放着吧。

热度(14)

©光阴虚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