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虚过

免使光阴虚过

【key少】妖异(完)

二、依归


那天的异象再也没有出现过,纹身不再莫名发烫,乐少锋却陷入了难以逃脱的梦境。

梦魇出现是在Pak Key离开的第七天。


混沌的空间内,没有缤纷绚烂,只有冷肃萧瑟。Pak Key一个人站在那里,背脊依然挺直,素白的衣衫却变了暗红,依稀看得见一点点原本色调。

乐少锋没有上前,深深地无力感笼住了他,他害怕,空欢喜一场。

因为一个事实在七天以前已经清清楚楚地印刻在他的脑海中,Pak Key丧生在车祸中了,确认死亡。

他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脚向那个背影移动。终于他和他只差了一手臂的距离。

Pak Key转了过来,四肢俱全,肚腹处的伤口消失不见了,整个人完好无缺。

只是面色惨白,不像活人。

乐少锋正待问他是怎么回事,对面的Pak Key怪笑一声,躯体迅速倒了下去,腹部伤口猛然张开,四肢上也尽是碎裂的玻璃,深浅不一刺在肉上。

胸腔也剖开在了乐少锋的眼前,里面没有心脏!

最诡异的莫过于没有一丝血迹浮现在肉体之上,只剩下一具支离破碎的空壳。

乐少锋剧烈跳动的心倏地停了两拍,空气渡不进肺部,仿佛被人按住推进了水里。


双眼猛地睁开,被攥紧的难受滋味顿时消失了,乐少锋低头看了看自己汗湿的双手,熟悉的被单让他意识到自己还在这人间。手不由地附上了胸膛,里面正有一颗心在活动,输送着全身所需的血液。

乐少锋此时才察觉到自己全身粘腻的汗水,动作迅速地脱掉了贴身的背心,进了浴室,在经过镜子时他没有看见,妖异的红芒自后背靠近脖颈处的纹身一闪而过。


花洒喷出的汩汩热水从头流到了脚底,乐少锋还未从梦魇之中醒过来,自己亲眼看见Pak Key分裂的惨状,那个空荡荡的胸腔,不见踪影的心脏。

纹身自那日以后也再没有了异常,突然一股冷意从大脑传递到整个身体,乐少锋抬手去摸背上的纹身,直觉告诉他去镜子前看看那图案怎么了。

雾气朦胧的镜子压根看不清图案怎么了,随着他的手抹去那些水雾,纹身整个暴露在了镜面上。图案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只是颜色变深了,乐少锋还记得梦中Pak Key衣衫上的暗红,如出一辙。

在他低头沉思的刹那,纹身又动了,它仿佛活了过来。


生活就这样继续下去了,除了每周一次准时到达的梦魇,从第一个七天开始的梦魇,每过一周便会侵入他的大脑,带他“重游故地”,值得庆幸的是他已经慢慢习惯了。

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伤害背叛哥哥的那些人一个接一个地死掉了,被无名杀手以各种各样的方式结束了肮脏的生命。


第六个七天过去了,又一个梦魇被克服,该下地狱的已经通通去了,就连最大的幕后黑手也已经伏法认罪,等待他的将是无尽的折磨。


乐少锋感受到了久违的释然,一切都将结束了,尾声已无穷接近了。

“砰——”枪声响起,乐少锋倒在了地上,血液流不完似的从洞口汩汩冒出。

我早已经分不清是纹身带给我的错觉,还是没日没夜的梦魇给错了答案。

这颗心换给你。

纹身是你给我求平安的,心是我唯一能够还给你的了。


君王赐予了将军权力以及安全的依仗,那么将军愿为主上献奉自己的心。


而终于可以来到乐少锋身边的Pak Key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奄奄一息,距离死亡一线之隔。乐少锋好开心,他猜对了,“告别”Pak Key那么久,终于又再次看见他了,实实在在,真真切切,不枉他这番心意。

青年的身子依偎在男人的怀里,一冷一热,只有一颗心脏仍然在跳动。

青年的嘴唇颤抖了几下,想要说点什么,却还是没能说出口,温热褪去,逐渐冰凉。


Pak Key搂紧了怀里同他温度一样的人,蹭了蹭他的脸,再亲了亲乐少锋舒展开了的眉眼,万分珍重。

乐少锋的躯体慢慢地消失了,点点星辉融进了身后Pak Key的体内,只剩下那颗健康的心脏,仍然跃动着,也化入了Pak Key的身体之中。两个人都淡去了,仿佛不曾来过。


赶在七七四十九的期限之前,现在的Pak Key是真正的活死人了,他既不是生人,也不是死尸,而是介于二者之间的存在,没人能奈何得了他。而他也是真正的离开了,毕竟这世间再没有了乐少锋其人。


转眼红尘已是百年过,Pak Key身边多了一个小少年,后背处有一个胎记,模样像极了护佑将士平安的图案。

就算全世界都忘了你,我始终都会再次找到你。

我要做你生命之中最重要的存在。




百岁光阴一梦蝶,重回首、往事堪嗟。今日春来,明朝花谢,急罚盏夜阑灯灭。


-END

题外话:

写到乐少死的时候,我想问一句我是不是有点无情???

大家读完可能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不要害怕!自己想象一下细节吧,脑洞到这里就结束了。

评论(4)

热度(9)

©光阴虚过 | Powered by LOFTER